新闻资讯 News Detail
新闻详情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详情

李永波的性丑闻:全队的女队员都被其上过

发布者:ibet国际-ibet国际集团-ibet国际平台 浏览13次 【2019-10-24 08:32:35】

  天下足球网提供实况足球、足球经理、FIFA系列、NBA2K等足球游戏交流!

  不做体育新闻已经2年了,这个圈子里所有的恩怨情仇都已成过眼的云烟,但今天凌晨看完全英公开赛所有5个单项决赛之后,总觉得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尤其是看到娇弱的江苏小丫卢兰在女单决赛中被近半年突然开窍的拉斯姆森强势挤压得满场狼奔豸走,一脸无奈的刹那,突觉悲哀异常,为曾经荣光无限中国羽球女单,也为从去年12月来身处舆论漩涡的李永波。 、

  迫在眉睫,作为夺金生力军的中国羽毛球在家门口的前景突然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的阴影。如果没了类似2000年在悉尼花开一瞬的吉新鹏与横空出世的高崚此类人物的涌现,李大教头该如何面对媒体和球迷铺天盖地的责难?一旦在北京奥运会上不能完成内定的夺金指标,谁还能拯救这个毁誉参半的辽宁男人?7 l9 ~; Q- [: ~8 z% L8 Y西方有句格言很有名:性格即命运。这是个科学命题,文学这样说,社会学恐怕也得这样说。每个个体生命的经历,也都在不断地证明这一点。中国羽毛球的“ 家长”李永波也不能例外。他强硬到霸道的个性使其树敌太多,除了老好人李志锋和他的忠实“粉丝”钟波,其他组别教练和大部分运动员以及羽毛球队的部分工作人员一提到他,其口吻和用语都无一例外的耐人寻味。中国人都说:三人成虎。如果个别人对他有非议一点也不奇怪,可以理解为腹诽,但这么多的人都这样评说李大教头,总不能说所有人都在恶意诋毁他吧?应不应该认真地自省一下,自己是不是在某些方面真的存在问题?

  下面,我将自己04-05年在羽毛球队采访期间自己眼睛看到的、李永波周围的同僚对他的评级以及一些隐秘事件都毫无保留地讲出来,请大家更近距离地看看他。我保证,不参杂任何带有个人感情色彩的评论。

  从哪儿说起呢?还是先从几个教练开说吧。为了保护当事人,我在叙述的时候只言其姓。田姓教练,时任女双组主教练,当我和他聊起女双组几个队员的情况时,他给了我一句:我没有发言权,要聊队员,你得找我们的新闻发言人李永波。我很傻很天真地问了句:您不是女双组的负责人吗?那个瘦削的湖北人回答说:你跑羽毛球时间也不短了,怎么问这样弱智的问题?作为李永波曾经的搭档,言语之间流露出的情绪傻子都看得出来。

  第二个,陈姓教练,96年曾和来自上海的孙曼组对参加了亚特兰大奥运会,当时负责混双组。熟悉羽毛球的人都知道,当时中国羽毛球队没有混双组一说,打混双的运动员很少,训练时间根本无法保证,他的混双组主教练其实只是个空架子,所以当我和他喝酒时他满是怨气地说:我虽然时混双主教练,但在选择队员时一点自主性也没有,全时他(李永波)说了算。你天天泡在羽毛球队,你也看到了,你来了这3个月,你见过他几次?他天天除了出去应酬几乎不来队里,你说难道他比我更了解谁适合打混双?

  第三个,唐姓教练,时任女单组主教练。当我们聊起女单组的训练计划时他哀叹说:“我哪能自行制订训练计划啊,都得他说了算。如果说这几个教练队李的评价仅仅时抱怨的话,那么接下来,一个羽毛球的工作人员和2个队员给我讲的事情让我目瞪口呆,太多的传闻在这里得到证实,还有很多从没在网上和媒体上得到只言片语的事情让我觉得不可思议,这么恶心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堂堂国家队里,而且明目张胆,不加掩饰。

  去过羽毛球队的记者都知道,羽毛球队位于训练局羽排馆的5层,两边的训练场地之间有一个常常的过道。在这个过道里,有一个专门为球员的球拍穿线个工作人员,一男一女。我和其中一个混得很熟。在接下来的半个多月里,他的讲述让我更全面的了解了我们的李大教头。

  先说江湖上风传已久的他和龚智超那点破事。那位工作人员说,龚智超的确和李在一起过,这事情不止一个队员对他说过。4 ]* V2 X t L8 R% I1 c2 r

  细心的读者想想1998年曼谷亚运会上,当叶子和龚智超相继败给日本的米仓加奈子,丢失了女单冠军曾引起轩然大波的事情吗?新华社的一个记者也曾隐晦地说:看起来,龚智超很内向,和队友交流很少,好像还和一些队友关系很紧张。那位工作人员说,其实龚智超和队友的确关系很紧张,就是因为她和李永波的事情在整个国家队人尽皆知。该内部人士还说:“当他们出去打比赛的时候,李永波经常让龚智超和他住一个房间。这种状态直到谢颖堵到羽毛球队,当众骂过龚智超后才发生了改变。”李永波的老婆谢颖是什么人大家估计在05年南京艺体钟玲事件后已经有所了解。

  当我向一位浙江籍双打运动员求证这件事时他说:那工作人员没说错,实际情况就是这样。他还说,当龚智超所谓的男朋友于锦豪被打发回广州时是他送上的火车,于锦豪在他面前大骂李永波。接下来再说坊间一直在传的李永波的经济问题。李永波到底有无经济问题我不知道,但几个细节很耐人寻味。

  林丹曾亲口向我抱怨说:我真的不想打了。我问:为什么?他说:没意思。你看看人家乒乓球队(乒乓馆在羽排馆的斜对面),国际比赛的奖金几个月就到了队员的帐上,而我们呢?有时候一年多都到不了手上,并且都被扣得差不多了。其次是关于明星羽毛球队的。

  李永波以往被诟病的理由之一就是喜欢作秀,像个娱乐明星。实际上他也的确喜欢往娱乐圈靠。跑羽毛球队的记者有的可能在每周5或者周六下午在北馆最里面的场地看到很多明星,我见过的就有满江、付笛生夫妇和曹颖等。羽毛球一个女双队员说:李指导对他们可慷慨了,那些明星很多人的球拍、球衣和球包甚至是球都时他送给人家的,有时候李指导还会叫我们去陪那些明星练球。

  去过球队的记者都会发现,很多队员,尤其时女队员休息的时候几乎都不喝饮料,甚至像高崚那样的奥运冠军都用水杯去小锅炉间打开水喝。我问过一个女队员,你们为什么不喝饮料?穿线间不是有很多饮料吗?她说:那得花钱啊,我一个月才多少钱,哪喝得起。我问过那个工作人员,他说:这饮料都是由外面提供的,不仅饮料,给球拍穿线也要收球员的钱的,这些都时李永波连襟的生意。

  有人可能要问:既利李永波和龚智超的事情在羽毛球队很多人都知道,为什么余锦豪还要她做女朋友?我只能说,我不知道。人本来久恨复杂,人家是怎么想的,只有自己最清楚。

  关于李永波经济问题的最后一个方面:众所周知,中国羽毛球的重镇一直在南方,以两广、两湖和江苏浙江以及福建最位普及,在人们印象李,来自上述地区的名将最多,实际情况也的确如此。但要是你以为国家队中以上地方的运动员做多,那就大错特错:来自辽宁的队员最多。

  当年我粗粗数过,来自辽宁的队员多达16人,当然,其中不乏像杜婧、于洋这样的可造之材(起码我自己这样认为),但大多数我敢打赌即使最纯正的球迷甚至羽毛球的专项记者都不知道他们姓甚名谁?和来自江苏的一个男双队员(他当时在男双组被广泛看好,后场的杀球力量比张一拍还要重。当年已被调整回省队,现在下落不明)聊天时他说:其实这些人根本没资格进国家队,你没看这些人都以什么名义来的国家队吗?代培!太有意思了。

  我问:既然他们没实力进国家队,又时通过什么途径进来的呢?那队员笑着说了一个字:钱你以为谁给钱李永波都收吗?看看他的做派就知道,他骨子里就是一农民,乡土观念恨强。在大家都送的情况下,当然是老乡优先。

  再说一句,我现在已经不是记者了。如果我还在做这行,打死我也不敢这么说。但我以人格担保,我以上所言可能个别细节有出入,但大体就是我听到的实际情况。

  接下来再说说李永波在队员男女关系方面所谓的开明态度。

  实际上,李对蔡振华一路平步青云很是不满。一是嫉妒,二是不服。05年夏天,国家体育总局人事司出台了局长助理的选拨细则,李永波对我说:“TMD,还选个屁啊,谁都知道所有条件都是照着蔡振华的自己条件来的。”我发这个帖子的本意并不是要针对李永波并对其进行恶意攻击,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实际上,人格李永波如果不在那个惹人注目的位置上,和我们大家一样都是普通群众的一员,他可能是你很好的朋友,除了性格霸道点,贪财了点。但他的确很豪爽,而且身上没有半点官僚气。话也说回来了,谁身上没缺点呢?

  李永波其人身上最大的优点在我看来是知道感恩。知道中国有个羽毛球专项记者王渝燕吗?她是《中国体育报》的。

  在90年代倒李的声势浩大的风潮中,只有很少数的记者站在李的一边,王就是其中那个为李永波奔走呐喊最为卖力的一个,加上体育报机关报的特殊性质,在李度过危机后,他很感谢王,在很多时候,王渝燕甚至是中国羽毛球队新闻发言人的角色。在90年代末的几次国际比赛中,王甚至在教练不在场的情况下充当队员的场外指导,由此可见王在羽毛球队的特殊地位。你知道你所谓的国青在羽毛球队另有称呼吗?叫三队,主教练是前女双名将秦艺源,但这支队伍不是常设建制,只是集训制,每年在福建、江苏等地集训几个月就完事了。

  说了这么多,目的只有一个,为羽毛球队这支有着光荣传统的球队担忧,担心他们在家门口摔跤。打道理谁都懂,花无百日红,盛极必衰,有起有伏才是正常状态。但如果羽毛球队8月真的栽倒了,谁敢说只有理解和劝慰的声音?我们国人好大喜功的劣根性注定了在那个时候只有口水和谩骂。

  声明一点,我不是来爆料的,没那么无聊,因为我已远离那个是非的漩涡,不在其位,不某其政。我只是想尽量客观地说一些往事,希望这些往事能在我们队羽毛球队失望的时候别太过失望。

  为了显示自己驾驭队伍的能力不弱于蔡振华,李永波在蔡振华04年以恋爱影响奥运备战为由队公开处理白杨等队员后,高调宣布对队员谈恋并不干涉。结果在李“宽容”态度下,羽毛球队出现了多达12对鸳鸯.9 M. a( 4 K4 q; L, y2 & G- i) r

  本来年轻人在一起谈谈恋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些适龄青年男女整天关在一起,除了谈恋爱,还能干点别的吗?但运动员不是普通人群,从小缺乏文化课的熏陶以及缺乏与人沟通的能力注定他们在男女关系方面总会出一些事情。作为一支球队的“家长”,李永波应该,也有责任给与队员一些引导,但通过我在下面所讲的两件事情,相信大家都可以看到他完全不加引导,要知道放任自流和宽容绝对不是同义词。, o. KZ( [1 c0 _# r( T

  第一件:原籍湖北,后来代表厦门参赛的一位奥运冠军。l7 g?5 A1 k: `o1 H

  前一阵子看BTV6的《较量》,他在电视说起他和妻子以前的甜蜜,说什么自己有多么爱她,对她有多么忠诚。看到那段,我狂笑不止,心里在说:小子,你忘记05年7月做过什么了吗?05 年7月的某一天,那位花开只为奥运的湖北男人在早晨训练结束后和我一起走出训练局大门的时候问我:你有没有白杨的联系电话?他还真问着了,一来我也跑乒乓球,自然有这个出名的乒乓美女的电话;二来,白杨的生母(她后来过继了给别人)和我女朋友是同事,都是北大医院的同事,我也就和白杨走得很近。

  但那时的白杨因为马琳很受伤害,就换了手机号码,新的号码还没来得及问她要。那个湖北男人当时也已使君有妇。我那会儿想都没想就直接给乔红打了一电话,问她要白杨的新号码。结果乔红这个事儿妈的女人就问我:不是给过你吗?我说她换新的了,我还没有。她又问:你找她什么事情?我说,不是我找他,是XX找他。 2000年后,这个XX在体育界很少有人不知道,乔红自然清楚。结果这个老女人就打电话直接质问XX,你找白杨想干什么?告诉你,别打白杨的主意。而这个奥运冠军这时的反应让我对他的人品瞬间就产生了怀疑,他当着我的面就否认了前几分钟刚说的话,告诉乔红:我没有要白杨的电话,是他(指我)想和白杨交朋友。

  第二位,现排名混双世界第一的湖南籍运动员。05年9月,我和他在光明楼一家湘菜馆吃饭,和他聊起李永波,他说:“李在男女关系方面根本不管我们。比如我和女朋友的事情他全都知道。有段时间,我根本不住在天坛公寓,天天都住在女朋友那里。前几天,因为女朋友怀孕我很烦,碰到他就和他说了,他说,你以后干那种事情的时候注意点,要做好保护措施。 ”(该球员的女朋友是国航的空姐,和我住的很近,都在北京的东北角。04年奥运会在其回国的航班上认识,就迅速走到一起。)

  很多往事现在一件件都在慢慢回忆,表达得不是很流畅,请大家见谅。( U/ g5 ! U0 z8 m2 A4 D

  大家想想看,羽毛球队的运动员和个别教练在男女关系方面做的有点出格,和李的放任有没有关系?运动员其实很单纯,只要你加以引导,完全可以避免一些不好的事情的发生。05年南京“章打结”事件发生后,我和一位女姓奥运冠军聊起这事,她说:“这事发生在谢颖身上一点也不奇怪,他们两口子真是绝配,什么事情做不出来?黑你钟玲个冠军算什么大事,李在我们羽毛球队比这恶心的事情多的是。”

  我当时就追问:羽毛球队还有什么事情比钟玲事件更明目张胆、更不要脸,她马上就住口不再谈这个线 r# p

  大家还记得悉尼奥运会上杨维的那个原配吗?广西姑娘黄楠燕。作为2000年的女双亚军,为什么会在02年兵败釜山后被打回省队并由此退役?要知道在02年败在罗景民、李敬元手下可不止杨维、黄楠燕,高凌、黄穗不是照样被罗、李羞辱了吗?国家队一位女教练说:可惜了啊,黄楠燕正值当打之年,被调整回省的真正原因就是因为她太有个性,不好管理。& B1 f4 _- w4 W9 M* z6 S

  作为球队的管理者,在运动员的管理上不应该简单粗暴,对付一些有个性的运动员唯一的招数就是:放逐。大家想想,不仅黄楠燕,在李上任后对国家队的大调整时,上海的王晨、江西的刘军,广西的吴文凯不都是这样走人的吗?如果一个管理者对难以管理对象只采用这样简单粗暴的方式,我只能说他不是个合格的管理者。关于李永波作秀05年10月,和一个二队教练聊天,他说:“李从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让他露脸的机会。你注意过吗?只要是电视转播的国际比赛,无论大小,他总会坐在主管教练的身边,当运动员休息的时候都是他在指导,根本轮不到主管教练。”

  后来再看电视转播的时候就有意注意了一下,那位仁兄说的果然没错。几乎所有中央电视台转播的比赛都有我们李大教头那张“正义凛然”的脸。给人的感觉不但他是的本行男双,而且从男单、女单、女双到混双,几乎没有他不懂的技术要领。看来我们的李教头真是全才,可转念一想,即使你是通才,也该谦虚一点啊,一个好汉还要三个帮呢。你李永波当着全国观众的面指挥别人的队员,让那些教练如何自处?

  谢谢大家,反正我已经不在这个大染缸了,无欲则刚。一些跳梁小丑又能奈我何?我声明,如果周蜜同学愿意让我当枪手,我一定心甘情愿,但自从她离开国家队,我们就再也没联系过。到现在我还记得最后一次和她说线月,当时就随便聊了聊她的训练情况,那时候她的情况已经很不好了,看得出来她已经在女单一线被逐渐边缘化,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

  我之所以称呼乔红事儿妈的老女人,自然有我的道理,乔红的难缠和矫情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等有机会我再说说她的故事。中国羽毛球队的账目不清早不是什么新闻了,这是圈子里所有跑口的记者都清楚但却不敢涉猎的一个领域,一旦稍有涉及,估计就会跑不成羽毛球了。但和乒羽中心的一个科长聊天时他说:其实90年代中期的那次倒李风潮中,要不是总局一个姓李的官员(曾经的乒乓球世界冠军)为李永波出头,他就早就倒了,有了老李的撑腰,李永波在稳固了地位后就将在倒戈风潮中的一些人全部清洗。接下来说说我最欣赏的一个运动员蔡赟

  很多有水准的羽毛球球迷都对蔡赟的封网和防守能力赞叹不绝。作为前世青赛男单冠军,他的网前技术好一点也不奇怪。但他的防守能力是怎么练的我很清楚,05年那会儿,每天男双组的训练经常是何汉斌、沈烨等5、6个男双一队的队员在一个半场猛攻蔡赟一个人。蔡赟生活中的人缘也不错,很少能听到有关他的负面评价。他的性格很好,比较开朗,对记者也非常友好,不笑不说线 R$ s( a- W+ g至于陈宏,我最烦。当然,他后来以个人名义参加奥运积分赛我也很同情。

  ! ~5 L* _& S/ i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很轻浮的男人。04年12月,我在羽毛球队看训练的时候刚好在男单组,训练完放松的时候,北京一家媒体《法制晚报》的一刘姓女记者蹲在地上给他们拍照,结果陈宏就开玩笑地用脚在那女记者的腿和肚子上踩!要知道男女有别啊,关系再好也该避讳一下,何况是公众场所。

  7 w6 ^) ]+ X+ N要说羽毛球队的同性恋,可能还真有,并且是一个名将。先声明一下,不是夏,也不是林丹,也不是陈郁和陈金。06年几月忘记了,他好像是在北京东面的一个同性恋酒吧和一个男人热吻被人当场撞破。这也是一个队员说的,具体情况我不了解.总体来说,羽毛球队队员的素质要高于乒乓球队,乒乓队的破事滥事更多,说几天几夜都说不完。一个一线的主力(女性,北京籍)在上海比赛期间和人家上海羽毛球队一个不到17岁的小姑娘上床,被教练、抓了个现行。

copyright ibet国际-ibet国际集团-ibet国际平台 版权所有.2017 ALL Rights Reserved